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真情

精彩内容

夯石

2019年6月-2020年12月,面向“Z世代”青年人的大型系列公益演讲《对白:让我们和更好的你聊聊》,历时18个月收官。马未都与白岩松、李昌钰、周国平、刘震云、陈鲁豫、武志红、樊登等20余位嘉宾,走进大学校园,共同完成30场演讲,通过分享自身的成长经历和人生智慧,激励新一代年轻人走出迷茫、找准方向、实现自我价值。

寄语“Z世代”,马未都很有发言权。


“Z世代”,指的是在1995年至2009年间出生的人群。时至今日,他们的年龄已经在25岁至15岁之间,成为了青年的主力。每个人生命中都会有自己的月缺月圆,年轻时候都会有心心念念、激发自己潜能、带来命运转折的“白月光”。马未都早年下过乡,插过队,回城后当了几年机床铣工。而第一次改变马未都命运的“白月光”无疑是令他魂牵梦萦的文学创作。1981年8月20日的《中国青年报》用整版篇幅刊登了马未都的小说《今夜月儿圆》,引起轰动。这篇处女作的男主显然就是作者马未都的青涩写真。

说实话,年轻时的马未都长得颇磕碜,如今倒是越老越受看。小说中的男主钻研技术,引得美女眷顾……像一种青春期的觉醒、萌动、不甘。该小说入选了次年的《小说选刊》,我手里有一本。能被《中国青年报》《小说选刊》看上,可见其影响力,除了给马未都带来在当时堪称巨款的稿费实惠外,更大的幸运是,他被中国青年出版社的领导看中,成为《青年文学》编辑,这可是上世纪80年代初啊,莫言、刘恒也未必有他的风头。

 

月明星稀天光美。

随后,马未都和王朔、刘震云等人一起组建了海马影视创作室,创作了最早的行业标杆剧《编辑部的故事》《海马歌舞厅》,用他的话说火得人都浮躁了,都不想写了。其实这只是面儿上的话。大作家大编辑的前程和身份都不要了,是因为有更吸引更搅动他的事,那就是收藏——把老祖宗的文化遗产保护起来!那会儿,马未都算是有点闲钱——发表小说的稿费,加上父亲平反后补发的工资——而几千年都值钱的艺术品恰在这一时间点上并不那么值钱,于是,马未都头也不回就扎了进去。他曾说过,眼见着成车的老家具,其中不乏精品,都被倒腾到了国外,心里的那份痛苦和心疼,难以言表,

在跟着王世襄先生屁股后头历练多年,又结交了铲地皮的形形色色的古玩商贩后,仅精挑细选的紫檀椅子,马未都就攒了一百对儿……1995年,马未都辞职创办中国第一家私人博物馆,全身心投入古玩收藏,人生从此转了个大弯儿。后面还转了不少弯儿,就不详说了。

 

 

马先生早年结交的几位古玩行朋友评价他脑子好使,有点儿贼。在古玩行这不算负面评价,玩儿古玩的人兜里永远没钱,我见过马未都给人打的欠条,这很正常。马未都最绝的是他无论拐多大的弯儿,都是捋着非遗保护和文化传承这根主线弯来绕去,万变不离其宗。在马未都那对眯起来斜着看人的笑眼儿的注视下,如今的艺术品收藏市场经过了一轮轮的大浪淘沙,“非遗”保护事业也在不断发展壮大。可以说,非遗保护成为马未都一生的“白月光”。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