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百味真情

精彩内容

董岩

这是一张1968年拍摄的老照片,一名背着药箱的医生正在稻田边巡回医疗。半个世纪过去了,照片上的医生已是古稀老人,“按时用药,有问题随时找我!”在浙江宁波一社区医院,75岁的胡加春在门诊手术台上忙碌,他缝合快速麻利,让人惊叹。

 

徒弟说他像个“老顽童”

 

“我今年75岁了,这辈子也没离开过这片土地,和父老乡亲的感情很深。我太喜欢医生这个职业了,14年前退休后,总想再做些什么,和家人商量,就来社区医院了!”退休前,胡加春在宁波北仑区中医院工作,经常一上手术台就是数小时。

 

他表示,有一次下班后,接连来了几位胆囊炎和阑尾炎的患者,他又加班连着做了6台手术。一夜没合眼的他,下了手术台后席地而睡。

 

 

跟着胡加春学习的徒弟徐森用了3个字形容:“老顽童”,“胡老师工作时像我的师长;脱下白大褂他又像我的爷爷;不光带动周边老年人强身健体,还经常给年轻人的婚礼当司仪,是一个严肃活泼的小老头。”

 

虽年过古稀,但胡加春每周坚持在三个社区医院轮流坐诊。面对每个患者他都耐心问诊,“现在年纪大了,听力、视力下降了,就尽我所能做一些门诊手术,能帮一个病人是一个。”

 

从“赤脚医生”到“北仑一把刀”

 

 

1969年3月25日的《人民日报》,曾用“永远做红色保健员”为题,大篇幅报道了胡加春这名赤脚医生以身试针、自采草药治病救人的事迹。这句承诺,也成了他人生的坚守。

 

胡加春1947年出生在大榭堍头,那是个交通闭塞的小渔村。胡家世代贫农,祖辈以长工为生,因家境贫寒,他上完小学不得不回家务农。1965年6月26日,毛主席那句“要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的指示,改变了胡加春的命运。当时全国上下掀起了培训赤脚医生的热潮,18岁的胡加春被推荐进入大榭某部队办的半农半医培训班……这是他人生的第一个转折。

 

一年培训期结束,1967年,全国爆发了流脑和传染性肝炎。胡加春提出立即隔离治疗。仓库成了临时病房,病床是砖头垫门板,锅灶自己搭……简陋的肝炎隔离室建成了。

 

隔离病房里,胡加春与患者同吃同住,观察病情、调整药方,安抚群众的恐慌。有个3岁的患儿,生活不能自理,吃饭喂药、浆洗尿布的活,他们都包了。

 

治疗靠银针,药物山里寻。一双解放鞋,一件粗布衣,一条裤脚卷到了膝盖的粗布裤子,就是当年赤脚医生的典型形象。采来的草药,以生产队为单位,砌起大锅煎煮,制成糖浆,分给群众服用。

 

靠着“一根针”“一把草”,短短一个月,疫情被奇迹般地控制住了。

 

一时间,胡加春成了赤脚医生的榜样。1969年3月,人民日报记者专程到大榭蹲点采访。“永远做红色保健员”就是他当时的庄严承诺。同年,他光荣入党,并被评为浙江省先进工作者。更难得的是,他还受邀参加了国庆20周年观礼,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那一年,他才22岁。

 

随后的1970年,胡加春被推选到浙江医科大学就读。这是他人生的第二个转折。

 

凭借高尚医德和精湛医术,在当地,他赢得了“北仑一把刀”的称号。他说这是郭巨这个地方培养了他:交通闭塞,病人出不去,啥病只能找他们,逼着他们不停地学。

 

 

 75岁仍旧坐诊

 

从医56年,胡加春聊起几十年的从医经历。让他印象最深的是,30多年前的某个雨夜,诊所突然来了两个行色匆匆的村民,说村里有一名产妇大出血,情况紧急,胡加春背上医疗箱,拉着司机就和村民出发了。

 

路上雨越下越大,路况极其糟糕,“那两个村民开着车,打着车灯在前面指路,但什么也看不见。焦急时,我听到前面传来一阵阵锣声,他们是用声音给我们指路!我们就顺着锣声确定方向,最后经过抢救,母子平安。”

 

2005年,胡加春退休了,但他坚持到宁波开发区医院和郭巨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轮流坐诊,每星期6天半。

 

令人惊讶的是,作为一名75岁的老人,胡加春耳聪目明,医术了得。一名患者拖了40年的手部皮脂腺囊肿,15分钟就被他顺利切除,总共花了200多元;切除另一名中年男子的胸部脓肿,用了不到半小时,手术费连同一个星期的中药和西药,也就500多元。胡加春说,用最少的钱为患者解决病痛,这是他的行医准则。

 

党龄已有53年的胡加春说:“我是党员,也是医生,更是乡亲,义无反顾救死扶伤是职责所在。我的心和他们在一起,只要身体允许,我绝不缺席!”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