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历史钩沉

精彩内容

木匠

 

书接前文,会试后,由于交友不慎,被莫名其妙卷进了“泄题案”的唐伯虎,灰头土脸地回到了吴县。本来,朝廷看在他再怎么说,也是个考取过解元,在江南士林中有一定影响的份上,对他已是网开一面了。在处置他时,虽说是革去了他举人的功名,但还是给他留了一个回到县里,做一名小吏、可以为一方百姓做点事情的机会。
可是一向心高气傲的唐伯虎,又怎么会看得上“县中小吏”这个职位呢?
因此,他在回到吴县后,也没去县衙报到。而是把自己关在家中,休息了半年。
本来事都已至此了,你以后就和媳妇一起,好好地经营自家的产业吧。但半年以后,当他心平了、气顺了、想开了,竟又回复到以前那种状态,竟日流连欢场,追红逐绿,左拥右抱,玩得是那叫一个“嗨”。
最终,夫妻反目,而他却也是毫不在乎,还一纸休书,把妻子打发回了娘家。从此,没人管了的他,就更加地放浪形骸、玩世不恭了。
不久,他又把父亲传给他的酒楼也给卖了,筑起一个“桃花坞”,并作歌道: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卖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
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
车尘马足富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
若将富贵比贫贱,一在平地一在天;
若将贫贱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并又作诗道:
不炼金丹不坐禅,饥来吃饭倦来眠。
生涯画笔兼诗笔,踪迹花边与柳边。
镜里形骸春共老,水中丽影月同圆。
万场欢乐千场醉,世上闲人地上仙。
反正,他还是有一手好丹青的,又曾中过解元,名声在外,倒也不愁没钱花。
而木匠此前也曾在多篇文章中讲过,明中期以后,政治黑暗,奸宦当道,使做官成为了一个极高风险的职业,除非你肯同那些人同流合污。
唐伯虎能过上这咱闲云野鹤,优哉游哉的日子,也算是“福兮,祸之所伏”了。
 

 
而王阳明虽也因受到“泄题案”的影响,与状元失之交臂,但还是高中了二甲第七名。但他在入仕后,却是接连受到了一连串的挫折。
当时,权倾一时的大太监刘瑾,大肆逮捕、迫害反对自己的大臣,时任正六品的兵部主事王阳明看不下去了,于是上疏明孝宗,要求释放那些正直的官员。
但他的这道奏疏却落到了刘瑾的手上。刘瑾大怒,立刻假传圣旨,将王阳明给抓了起来,并重责了四十杖,然后,不待其伤好,又将他发配到贵州龙场当了一名驿丞(相当于现在一个偏远小县的县招待所副所长)。
但这就完了吗?没有。王阳明拖着被打得血肉模糊的屁股,在前往贵州的路上,又遭到了刘瑾派来的杀手的刺杀。幸亏他急中生智,跳进一条河里,才躲过了一劫。
王阳明在前往贵州的途中,也写过一首诗:
险夷原不滞胸中,何异浮云过太空
夜静海涛三万里,月明飞锡下天风。
 
意思是:当下,我正在经历的这些艰难险阻,不过就如同是天上的浮云,完全没必要去在乎它。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当着这万里海涛,思考着国家的命运,真是百感丛生。我将秉天地之正气,以一颗光明的心,来迎接任何的人生挑战,决不向恶毒势力投降。
当时,贵州龙场是个“万山丛薄,苗僚杂居”的荒蛮之地。王阳明到了那里以后,就跟苏东坡当年到海南后,做了大量启发民智的工作一样,也向当地民众传播了很多文化知识,并受到了当地民众的爱戴。
就这样,他在贵州龙场扎下了根。
在王阳明成为一代大儒之前,读书人都十分注重宋儒朱熹的著作,朱熹的理论一直都在强调“格物致知”,所谓“格物致知”就是“物有表里精粗,一草一木皆具至理”。王阳明少时,对此也是身体力行。
据说,有一次他决定穷竹之理,就在竹林中待了三天,“格”了三天三夜的竹子,结果却是什么都没有发现,自己反倒大病一场。从此,他对朱的“格物”学说产生了怀疑。这就是中国哲学史上有名的“守仁格竹”的故事。
某个晚上,王阳明又坐在贵州龙场的一片星空下,静静地思考着,突然他想明白了一个道理——何必事事都要通过“格物”以“致知”?要想“致知”,与其“格物”,不如更加关注自己的内心。他高兴得跳了起来,把驿站中睡着的人都给惊醒了,这就是中国哲学史上有名的“龙场悟道”的故事。
从此,在中国的文化史上又多了一个名叫“心学”的学说。王阳明 “心学”理论的核心,就是“知行合一,以致良知”。他曾对弟子说:“人胸中各有个圣人,只自信不及,都自埋倒了。”这我理解的意思就是:一个人如果有了强大的内心,就能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直到成为圣贤。
正德四年(公元1509年)闰九月,王阳明谪戍期满,复官为庐陵县(今江西吉安)知县。次年八月,刘瑾被杀。同年十二月,王阳明又升任南京刑部主事。正德六年,被召入京,此后,又历任吏部验封司主事、文选司主事、考功司郎中、南京太仆寺卿等职,直到正德九年,又被升为了南京鸿胪卿。
王阳明其实不仅是个文人,于兵事也是相当了解,并颇有见地。因此深得时任兵部尚书的王琼的赏识。
正德十一年八月,在王琼的推荐下,王阳明又被擢升为都察院左佥都御史,巡抚南(安)、赣(州)、汀(州)、漳(州)等州。
当时,南中地区,盗匪横行。其中,谢志山、高快马和詹师富为首的几支盗匪,都发展到了能和官兵正面作战的地步,他们经常攻打州县,烧杀抢掠,奸淫妇女,可以说是无恶不作。
王阳明到任以后,知道官府中有不少人跟盗匪是有勾结的,于是,经过一番调查,他抓来了几个狡黠的仆役,这些仆役上得堂来,都吓得浑身哆嗦,不敢隐瞒,如实坦白了自己的罪行。王阳明便给了他们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叫他们继续与盗匪联系,在掌握了这些盗匪的动向之后,便采取了分而击之的方式,用了不到一年时间,南中地区,数十年未能得到解决的匪患,就被他解决了。
正德十四年,宁王朱宸濠(明太祖朱元璋的五世孙,明朝第一代宁王朱权的玄孙,明武宗的亲叔叔)为谋取大明江山,在南昌起兵造了反。
宁王在起事前,也曾摆出一副礼贤下士的姿态,四处网罗人才,竟曾想把唐伯虎收入其幕中,做个文职。
唐伯虎不想去,但宁王派人来叫他去,他一个小民,又怎敢不去。等他到了南昌以后,正赶上宁王在阅兵,料知宁王必反,就一心想要离开。为不让宁王起疑心,他开始了装疯卖傻,甚至一丝不挂地在大街上祼奔,还一边祼奔,一边高喊:“我是宁王的贵客
几次以后,全南昌的人都相信他疯了,最后,连宁王也相信他是真疯了,于是,就叫他滚了。
宁王起兵后,大军一路克九江、破南康、占安庆,直逼大明的留都南京。消息传到北京,明武宗和一班大臣都震惊不已,只有王琼十分自信地说:无妨,王守仁现在就在江西,有他在,宁王就成不了事。
果然,王阳明在得知宁王叛乱的消息后,立即动身赶到了吉安,一边招募义卒,一边征调军粮,并传檄江南各州,要他们立即派出军队到江西来勤王。很快就组成了一支16万人的军队。
当时,有人建议王阳明立刻发兵去救安庆,他不肯,并分析说:“如果我们救安庆,势必会与宁王的主力在江上相持,而南康和九江之敌,就会来进攻我们的后方,到那时,我们腹背受敌,必败无疑;而我们要是直接就近去打宁王的老巢南昌,宁王的主力现在都在外面,南昌只有不到两万守军,必能一举攻下。到时,宁王肯定要回救南昌,则我们再予迎头痛击,必能取得全胜。
后来,战事的发展,果如王阳明所料。
宁王回救南昌时,双方在鄱阳湖展开决战,经过三天的激战,宁王战败被俘,距离宁王起兵叛乱,不过才过去了35天的时间。
然而,王阳明立下如此大功,却没有得到任何封赏。当时,武宗身边的一些佞幸之臣,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或是他们此前就与宁王暗通过款曲),竟然提出,让王阳明在押解宁王到北京的路上,将其释放,然后再让正打算南巡的武宗,亲自将其“擒获”,以满足武宗的虚荣心。
王阳明面对这样复杂的情势,选择了急流勇退。他将宁王交付当时尚属正直的太监张永,然后便称病,返回了老家……
再后来,唐伯虎晚年变得十分穷困潦倒,54岁那年,他已病入膏肓,临终,写下绝命诗:
生在阳间有散场,死归地府又何妨。
阳间地府俱相似,只当漂流在异乡。
然后,就一命呜呼了。
6年后,也就是1529年,王阳明也病逝在了家乡绍兴,他的遗言是:“此心光明,亦复何言!”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