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钩沉

精彩内容

他活了100年,历经中国最后五个皇帝,见证民国六任总统,成了人人喊打的“卖国贼”,连他的母亲至死都不肯原谅他。 

2018年4月7日,马相伯178周年诞辰。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他出生;1939年,抗日战争仍在持续,他去世。他活了100年,历经中国最后五个皇帝,见证民国六任总统,成了人人喊打的“卖国贼”,连他的母亲至死都不肯原谅他。

两次出走
1840年4月7日,马相伯生于江苏丹阳马家村。5岁时,马相伯入塾读书。12岁时,他悄悄攒下不少铜钱,瞒着父母独自离开家乡,一个人孤独地走了11天,直到走进大上海,为了求学。到了上海后,他入法国天主教会开办的徐汇公学读书,接受全面系统的西方教育,攻读哲学、神学、天文等学科。在语言上他的天赋更是惊人,习得八国语言,英文、法文、拉丁文、希腊文……并且全都能熟练运用。
30岁那年,他以“特优”成绩获神学博士学位;34岁时,他被调任徐汇公学校长兼教务,并兼耶稣会编撰,译著《数理大全》等书百卷。1876年,地方上出现大灾,他得知后立即筹得2000两白银救灾,没想到他的义举,却被教会认为是未经教会同意,擅自使用银两,犯了教规,将他幽禁“省过”。他不满,一气之下竟毅然抛弃所有待遇和身份出走了。这是他人生中的第二次出走。
马相伯先是为山东藩司余紫垣担任幕僚,投身洋务运动,调查矿务。后来才华横溢的他,受到李鸿章赏识,被聘为幕僚,还成了李鸿章的哲学讲师。
1886年,李鸿章为兴办海军经费发愁,他提出向美国贷款,设立银行,不但能够解决海军军费问题,还可以为新政提供资金,于是李鸿章派他赴美筹集资金。赴美后,学识渊博的他受到很高礼遇,美国人都十分尊敬他,在他的争取下,竟有24家银行承诺愿意向清政府提供贷款,总额达5亿之多,而原来的预期仅仅是2500万。他千辛万苦募得巨款后,清政府却怀疑这么高额的借款,一定是他卖国求荣和洋人暗中进行权钱交易,而明令禁止了这笔资金。
1895年,甲午中日战争,以中国完败而告终,李鸿章颤抖着双手被迫签署了震惊中外的《马关条约》。而在中日关于《马关条约》的谈判席上,除了李鸿章,那就是还有他的身影,他千方百计维护祖国利益,和日本人唇枪舌剑,却无可挽回最后结局。李鸿章因为《马关条约》遗臭万年,而他也成了全国上下痛骂的“卖国贼”、“汉奸”,甚至被人谣传为李鸿章的私生子,或者根本就是外国人。54岁,他的妻儿在海难中丧生,56岁,他深爱的母亲去世。母亲也认为他卖了国,在临终前,都拒绝见他最后一面。母亲留下的遗言是:“我的儿子是神甫,你既然不做神甫了,那我也不认你这个儿子了。”

教育救国
1900年,他将自己全部家产三千亩田产,全部捐给了天主教江南司教,作为创办“中西大学堂”的基金,并立下“捐献家产兴学字据”,规定该产业供作中西大学建成后的学生助学金,上面赫然写着:“自献之后,永无反悔!”
捐完后,身无分文的他独自走进上海土山湾孤老院,准备在黑暗孤独中等待死去。1901年,蔡元培来到上海担任南洋公学总教习,蔡元培早闻马相伯的大名,特地找到他学习拉丁语,而他也对蔡元培倾囊相授。之后蔡元培又把自己的学生都带来跟他学习,而他不仅教授他们拉丁文,还教哲学、逻辑学、数学等等。而这批学生是相当的了不起,如:蔡元培、黄炎培、李叔同、胡敦复、邵力子……
马相伯的学生越来越多,他的生命之火也重新被点燃了,他突然意识到:“自强之道,以作育人才为本,求才之道,尤以设立学堂为先。”1903年,他捐资兴建了震旦学院,并得到耶稣会的支持,这是中国近代第一所私立大学。
“震旦”为梵文,“中国”之谓,含“东方日出,前途无量”之意,可见马相伯的爱国情怀。
马相伯的招生理念十分超前。报考学生如果只有一门课比较好,或者有专长,就可以酌情录取,只要学习合格,就可以免学费。
马相伯管理学校的理念也十分超前。为了不让宗教干涉学生思想,他公开宣布不让一切宗教教义进学校;制订了三条教学原则:崇尚科学,注重文艺,不谈教理;他还开放地实行“学生自治制”模式;在教材上,他也亲力亲为,挑选英国上乘文学作品做教材,亲手为学生编订我国最早的形式逻辑学教科书;他还强调在校期间,故意不好好学中文的学生要“随时屏斥”。可在震旦学院声誉日隆之时,“主管单位”上海耶稣会不乐意了,他们不能接受学生不信教,这不是否定天主教的领导吗?他们罢免了他的职位,对他百般驱逐,甚至找人,把无病的他强行架到医院“养病”。
一时之间,学生群情激愤,全校132名学生,竟有130名签名退学,誓要和他共进退。马相伯决定要为学生们另办新校!然而办校谈何容易,要解决的就是资金问题。为了筹钱,他一个花甲老人,不惜拄着拐杖在各地东奔西走。
到了1905年,他终于得到一些人的支持,有了些钱,在一个废弃的衙门里,办起了复旦公学,这就是如今大名鼎鼎的复旦大学前身。
1905年9月14日,复旦公学正式开课,一个破旧的屋子,连桌子和椅子都没有,就一个老人和170多名学生,就这样开始上课了。学生们的住宿条件也很艰苦,每逢江水涨潮,半夜醒来,就会发现鞋子都漂走了,满屋子都是水在荡漾……
马相伯一生共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死时,孙女马玉章才六个月大,学生们凑了1万块钱给他,想作为马玉章长大后的生活费,可他眼睛都不眨,转身就将钱捐了出去,创办了启明女校。
而之后在日军铁蹄踏破国门之时,马相伯这个老人不顾一切冲了出来,为抗日救亡奔走呼号!

抗日老青年
他在战火中,忘记自己是个高龄老人,四处奔波演说,人送外号“呼号抗日老青年”。
从1932年起,马相伯连续4个月在全国发表了12次国难广播演说。9·18事变后,他又慷慨激昂发表抗日言论:“噩耗传来,天地变色!国家危难至斯,诚达极巅……虽自顾老迈,亦愿勉励负责任。”
上海沦陷,为了不成为被日军统治的奴隶,马相伯再次选择出走,辗转到广西、云南。
1938年,在途中,他迎来了自己99岁的生日。中共特地发来贺电,称他是“国家之光,人类之瑞”。 
马相伯在得到寿金后,立即全部捐出,用作抗日经费,并给学生们写道:“国无宁日,民不聊生,老朽何为,流离异域,正愧无德无功,每兼多寿多辱……愿拼老命和爱国人民一道抗日救亡。”
马相伯在逃亡途中勉励学生“读书不忘救国,救国不忘读书。”虽选择出走,可他坚持的原则就是:不能走出中国国境。
可随着形势恶化,日军咄咄紧逼,中华大地战火纷飞,哪里还有一寸安稳之地,不得已之下,家人带着马相伯逃到了越南谅山。那时马相伯已经病重得无法起身,不知道自己身在异乡,在病床上,他虚弱地问:“我们到哪里了?这里是中国吗?”家人不敢告诉他实话,对他说:“现在我们在中国西南境内。”听到这句话,他安心地松了口气。
在马相伯生命的最后时光,《国际新闻》主编胡愈之去采访他,没想到,这个看遍世事百态的百岁老人,想到正在受苦受难的祖国,竟泣不成声,悲伤地说:“我并不是什么伟人,我只是一条狗,只会叫,我在中国叫了一百年,都没有把中国这个国家给叫醒。”
1939年11月4日,马相伯滴水未进,生命马上就要走到尽头。他的身体已经虚弱到了极点,可在听到湘北大捷的消息时,他居然高兴得坐了起来,紧接着,重重倒下,永远闭上了双眼!
他的生命在100岁戛然而止,那么爱国的他,临死都不知自己是客死他乡!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