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独家专访

刘若英:我觉得爱情的美好就在于未知

——

作者:白鸽  来源:  时间:2018-05-07

       4月28日,刘若英处女作《后来的我们》已登陆全国各大院线,截至记者发稿时,票房已经破9亿,收获五一档票房冠军。针对4月28日发生的“退票异常事件”,刘若英工作室于4月30日发文,称会积极协助配合相关部门尽早查明真相,并与片方和发行方进行沟通,强烈希望找出问题所在、查清事实真相,希望观众早日回到更纯粹的电影讨论之中。

■在片场一直跑来跑去
  在很多人心中,刘若英是很温和的存在。她总是认真地唱歌,认真地演戏,却低调地生活。作为演员和歌手的刘若英,大家都很熟悉。但作为导演的刘若英,观众还很陌生。这一次,刘若英躲在幕后,为观众呈现了她的第一部电影作品——《后来的我们》。在剧组,刘若英所有大事小事都会亲力亲为,给演员示范表演,调试灯泡道具,安排摄像机位……她努力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刘若英坦言,“我在现场都是用跑的,我希望能把自己每一个想法和大家沟通,不管是摄影、灯光、美术还是什么,我希望他们知道我想要什么,然后用他们的专业呈现出来。其实我的膝盖之前做过手术,不能太大力奔跑,但是我在片场又很心急,所以小碎步我也要跑着,一直是跑来跑去的。”

  电影自上映以来,关于“后来的我们”的话题可以说是席卷了社交平台,大家似乎总能在电影中找到自己。片中,男女主人公彼此错过的爱情故事颇为虐心,而片尾处林父(田壮壮饰)的一封信更让不少观众哭得稀里哗啦。值得一提的是,结局2分钟的彩蛋也感人至深。彩蛋视频中,大家纷纷举牌向曾经的那个人说出自己心中的话,只为不留遗憾。对此,刘若英坦言,“这部电影就是刘若英的风格,我就是想来拍一部感动你的电影。就好像大家在听我的歌的时候,会觉得那不是刘若英的歌,而是你的歌。我希望大家在看我的电影的时候,也觉得那不是我的电影,而是让你在里面看到自己。”

■张一白提出北漂方向
  刘若英坦言,电影的创作灵感是源自于自己的短篇小说《回家过年》,“我曾经写过一本书叫《过年回家》,讲述的是一对男女在大都市里工作,每年回家乡都要面对很多人,这里面既有爱情故事,又有亲情故事。每一年他们的境况都不一样,有时候可能是工作不顺利,有时候可能是感情不顺利,但是不管他们在外面过的怎么样,每年回家的时候都要表现得很好,即便两个人没在一起了,也假扮成情侣,不想和家里解释。之前,也有人找我做导演,但是我都拒绝了,因为那些故事很好,我相信会有人比我拍得更好,但是这个故事是我自己写的,我还是想拍自己相信的故事,我想讲一讲这对男女十年经历的过程和遗憾。《后来的我们》就是在这个故事上进行的改编,只是张一白提出了北漂的概念,所以我们就在往这个方向调整。我很清楚我在拍商业片,所以拍戏的时候不能搞太多个人创作,所以我会听取专业人士的意见。电影是拍给很多人看的,就好像唱歌一样,我希望我出的专辑里的歌,是适合大家唱的,他们唱的时候能想到自己。如果今天我只是给自己唱歌,我可以自己去KTV随便唱。所以拍电影也是这样,如果我拍一个很个人的电影,就不应该拿这个预算,毕竟周冬雨和井柏然都不便宜(笑)。关于北漂这部分,我自己没有过北漂的经历,所以决定做这个方向的时候,花了很长时间找资料,去还原那个时代环境。好在我的团队都非常专业,张一白就不用说了,他创造的票房纪录大家都知道,还有我们的摄影指导李屏宾,他曾经7次获得台湾电影金马奖的最佳摄影奖,还有录音师汤湘竹,造型指导吴里璐,美术指导翟韬,他们都是行业内的佼佼者。我去了很多合租屋和地下室,去体验北漂的生活。然后我也会回想自己去美国念书的经历,也是一个人怀揣着理想,当时觉得特别穷,特别苦,也不知道梦想什么时候能实现,我想这种感受应该和北漂的人差不多吧。”

■爱情的美好在于未知
  《后来的我们》的故事从10年前开始:林见清(井柏然饰)和方小晓(周冬雨饰)偶然相识在归乡过年的火车上。他俩一起在北京打拼,从怦然心动到互生情愫,然后开始了甜蜜的生活,在冷寂之中拥抱、取暖……可惜最终两个人还是分手了,然后天各一方。10年后,见清和小晓在飞机上再次偶然重逢,林见清问:“如果当时你没走,后来的我们会不会不一样?”方小晓回答说:“如果当时你有勇气就上了地铁,我会跟你一辈子。”谈到对爱情的理解,刘若英表示,“其实我一直觉得爱情的美好就在于未知,这里面有酸甜苦辣,我们无法预测,而是需要自己去经历。或许我们会遇到挫折,但过程依旧美好。有时候两个人分手不见得是因为第三者,或者什么特别具体的理由,只是因为两个人的节奏不一样了,这就是我想要表达的。”
  十年前,在破旧的出租房里,有精心布置的二手沙发,有温暖的灯光,有一对儿热恋的小情侣。见清对着电脑做游戏,给小晓讲故事设定。小晓问,如果游戏里的伊恩永远都找不到凯莉怎么办?见清说,那么伊恩的世界就不会有色彩了。此时,画面一转,变成了黑白色,见清和小晓深情相对,可是他们已经回不去了。片中,刘若英非常创意性地用了彩色和黑白两种色调,所有过去时的画面都是彩色的,代表着美好的回忆;现在时画面就是黑白的,代表着错过和遗憾。
  刘若英坦言,“开拍之前,我觉得两个人分手之后,世界应该是黑白的,然后他们重逢时应该变成彩色的。后来张一白说把2018也变成黑白的,我当时没有那么确定要这么做。但是剪辑完了的时候,我突然有一种感觉,监制的建议是对的。我们对于过去的一些记忆,总是会随着时间慢慢模糊。但以前真挚的时光,那种对爱情的感觉,一定是最浓郁的一抹彩色。然后拍摄的时候,张一白也给到我一个建议,说不如我们就先拍成彩色的,尽可能把那个色彩饱和度拍出来,如果需要转黑白的时候我们再转。于是我们剪辑成黑白的时候,是一层一层做的,用彩色褪色,呈现出了很多不同质感的黑白。所以我非常感谢监制张一白,他帮了我很多。这是我第一次当导演,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做得来,所以刚开始我要求他天天跟我来现场。有一个人在那里看着,就会很安心,有什么搞不定的可以请教他。但实际上,他并没有天天来现场,但是我需要他的时候,他都会出现。”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