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广电新闻» 新闻关注

1987年,那一年我高考

——

作者:李雄峰  来源:  时间:2021-06-08

有人说:

没有上过大学的人生终究是不完整的。

 

于是,高考年复一年地进行着,

于是,1987年的春夏,

我们这批高三的学生,

就天天看着教室里黑板上边的

高考倒计时的牌子,

紧张地跟着各个科任老师努力地复习着,

对自己的学习查漏补缺。

 

 

 

我当时就读的是北京市的一所普通中学,换句话说,不是市重点、区重点,因此,在高校招生与报考学生的比例比较悬殊的现实下,作为像我们这样的普通高中的学生来说,前途未卜——当时已经有同学开始盘算着,如果今年考不上,就复读一年;也有的人开始心生畏惧,打算毕业后就踅摸着找份工作,自食其力了。

 

与绝大多数认真复习,争分夺秒的同学相比,当年的自己真说不上谁给的勇气,对于学习这事,好像并没有完全放在心上——年轻人好动,整天还是沉迷于足球、流行歌曲、电影电视剧这些与高考没有太大关系的事情。现在看来,要么就是晚熟,要么就是纯没心没肺。

 

但是,那个1987年,除了紧张的复习之外,还是有太多发生在我们生活中的故事,像高考一样,被我们永远地记住了。

 

1987年,我们的高三毕业合影(后排左一为本文作者)

 

1987年的央视春节联欢晚会,大帅哥费翔带着《故乡的云》《冬天里的一把火》两首歌曲,连人带歌带舞一夜火遍全国。班里的男生女生都开始纷纷找费翔的磁带“串带子”,弄得老师为了保持班上的复习氛围,跟我们发了好几回脾气。好在大家知道老师是为我们的前途着急,那股子热情也就有公开转为“地下”了。

 

1987年,赶上第二年师范院校提前招生,班里有三分之一的同学填报了师范院校的志愿表。我不知道当时有多少人是扛不住高考前的压力而选择报考师范的,但我是从高一开始就有了成为一名老师的梦想了。

 

那些年,有一部电影自己看了不下五遍,片名叫《春晖》,讲述了中学教师凌老师为教育事业呕心沥血,克服困难,出色地完成教学任务,把学生培育成才的故事。要知道,这部影片是新中国建立以来第一部反映中学生生活的影片。而我,却被影片中凌老师高尚的品格深深打动,以至于早早就有了“我也想做一名好老师”的念头。

 

电影《春晖》剧照

 

有意思的是,填报志愿时,一方面为了圆梦,一方面为了保底,什么本科、专科,只要能填的选项反正是都填满了,而后自信满满地想:以目前自己的学习成绩,有个学上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了。于是,反倒安心于每天的复习中去了——由此可见,心态对于成事多么重要!

 

有一个不得不提的小插曲——貌似现在也是这样,艺术类院校也提前招生,不过,要参加完三次艺术类考试,再完成全国统一高考。禁不住同学的怂恿,喜爱文艺的我又大着胆子报考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

 

1987年春的一天,和众多的考生早早来到中戏,考试时间还没到,就在这个不大的校园里转悠,眼睛、耳朵里充斥的都是“晨练”的学生们的身影和声音,有说绕口令的,有背台词的,也有唱费翔的《故乡的云》的……艺术氛围包围着我,也燃起了自己的一份渴望。

 

没想到,一试竟然过了,要知道,能在一千两百多报考者中,成为剩下的八十五人,对我来说,就跟足球场上踢进了一个漂亮球一般。对于怀揣着“当老师”梦想的我来说,不仅是来凑热闹,而是完成了另一个梦想——至少算是在艺术学府转悠了一遭。参加二试的那天,刚刚结识几位考生相互聊天,他们问我:将来想做什么?我说:想做老师。他们又问:师范和艺术院校都提前招生,如果你都中了,你会选哪个?我的回答真的没有犹豫:当老师。

 

二试结束后,我被刷下来了,参加三试的考生只剩下55人了。心态好的人总可以找到合理的出口:也许考官们就是想鼓励我成为一名老师。

 

有了这样一次经历,所以,直到现在也都一直关注着中戏87级表演班成员以及他们的作品。偶尔也会“白日做梦”一下下:倘若1987年真的考上了中戏表演系,那我的同学该是——胡军、徐帆、何冰、江珊、陈小艺、王斑、李洪涛……这些人,都算得上是如今的戏骨儿了吧。

 

也正是有着这样的经历,所以,在后来成为了一名媒体人之后,在采访中如果见到87班的成员,也显得格外的亲,就好像我们真的同学过。

 

2008年,电视剧《成长》(又名《断奶》)剧组探班,采访徐帆

 

 

 

 

其实,好好看看1987年的自己,

如果当时要是说,

不用学习可以由着自己的兴趣来选择一个事儿做的话,

那无疑还是自己最心爱的足球运动。

 

1987年5月17日,法国巨星米歇尔•普拉蒂尼在参加完意甲联赛的最后一场比赛后结束了自己的职业足球生涯,一代巨星的离开,实在让人难以割舍,于是,上街买了一本普拉蒂尼的传记,很喜欢书名的中文翻译——《我生我赛》,多么励志。

 

正所谓,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普拉蒂尼离开意甲了,可是这一年的夏天,荷兰巨星路德•古利特以创当时世界足坛转会费纪录的840万美元的身价从荷兰劲旅埃因霍温队转至意甲豪门AC米兰队,后来,“荷兰三剑客”(古利特、巴斯滕、里杰卡尔德)帮助“红黑军团”开启了“米兰王朝”。再后来,2010年,南非世界杯前夕,有幸见到了这位“辫帅”,并与他合了影,极大地满足了自己的虚荣心,哈哈哈。

 

与前荷兰足球巨星路德•古利特合影

 

当然,当然啦,1987年6月24日,阿根廷诞生了一枚男婴,他的名字叫——莱奥•梅西。没错,就是下面这个人!

 

获得六次FIFA金球奖的世界足球先生梅西

 

那位看客说了,你这心思都在足球上了,还哪有时间复习功课啊?前面不是说了嘛,师范院校是提前招生。这会儿,我都考完了。

 

不过,还有一件事不能忘记:

 

由于有些同学是想拿这次考试

“练手”“试状态”,

所以,师范考试结束后,

部分考完师范的同学还想回到班里来继续复习,想在六月份的全国高考时再努力把分数提一提。

 

我这人,

重感情,

不想考完就这么与同学分别了,

便也报名参加继续的复习冲刺。

可是,

班主任老师却断然地拒绝了我的请求:

“谁都可以来复习,只有你不用到校了。”

 

起初,我还琢磨呢,

也是,我就是想当老师,也已经考完了,那还跟大家起什么哄啊?

 

后来,才悟出来:

老师不让我来学校,是怕我的大松心,

影响到同学们的复习情绪与气氛,

最主要的是,在老师眼中,

我这个人,忒淘!

 

 

1987年7月,

我被北京师范学院

(现在的首都师范大学)中文系录取。

 

 

 

 

 

 

谨以此文祝愿所有的高考生

  考试顺利!

  心想事成!

  达成所愿!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