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剧透慎点» 归去来

50 集连续剧

剧情简介

BTV北京 5月14日19:32开始播出

唐嫣、罗晋、于济玮、许龄月

简介

该剧讲述了萧清、书澈、缪莹、宁鸣、成然和绿卡等人因为家庭、理想、爱情等种种原因相聚美国,成为藤校精英后,从象牙塔走向社会,一步步完成蜕变的故事。 书澈、萧清、缪盈、宁鸣,因为家庭、求知、追爱等种种原因,相聚美国,成为了海外留学生中的藤校精英。书澈和缪盈本是情侣,没想到两人父亲有无法见光的利益往来,为求避嫌而强迫二人分道扬镳。萧清在几人中是个另类,她深为清廉的父亲自豪,并坚持只享受自身的劳动成果。面对身边所有人的质疑,以及母亲车祸带来的生活压力,毫不退缩。她的品格终于赢得了周围人的尊重,以及与书澈爱情。 书、成两人父亲的犯罪行为最终败露,而萧清却阴错阳差的成了公诉方的关键证人。在爱情和正义之间,萧清艰难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在萧清的如山铁证下,书望和成伟终于为他们的违法犯罪行为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经历洗礼的几个年轻人,都收获了成长,对人生、对价值的理解回归了正确的轨道。

第1集

四年前,本科新生宁鸣爱上经济管理学院女神缪盈。在西藏绒布冰川,两人因为坠冰,无限靠近;跨年夜,宁鸣用大屏幕匿名示爱,成为一个不朽的传说;宁鸣攒了三年勇气,想在毕业季表白,却因撞见缪盈的青梅竹马书澈而放弃。从此,宁鸣和缪盈,像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各奔东西。宁鸣以最快速度搬离学校,缪盈也以最快速度订票出国。出国前一天,缪盈主动去找宁鸣,可宁鸣还是把爱烂在心里。宁鸣泪别缪盈的同时,另一场离别也在机场上演。北大法学院本科毕业、拿到斯坦德法学院邀请的萧清,即将踏上飞机,开始留学生涯。飞过半程,缪盈突然腹痛难当,引发休克,偷偷摸摸从经济舱溜到豪华舱、自行升舱、蹭整排空座睡舒服觉的萧清,听到前排缪盈的呻吟,及时发现了她的异样。萧清自告奋勇检查缪盈病况,初步断定急性阑尾炎。剩余航程,缪盈在萧清陪护下平稳熬过,腹疼稍微平息,她们惊奇发现彼此来自同一个城市,同一届斯坦德校友。萧清也得知,旧金山机场有个叫书澈的男孩在等待缪盈,他们是青梅竹马的恋人。飞机一落地,缪盈就被911拉往医院,萧清受缪盈委托,推着两人超出自己身高的行李车,横冲直撞出关,差点没把等待接机的书澈直接撞进医院。

第2集

书澈挂念被送往医院的缪盈,心急如焚,拉着萧清冲上开往医院的高速路,浑然不觉已经超速,直到警笛大作、警车紧追,扬声器命令书澈路边停车,他才惊觉自己违章了。书澈停车,趁警察没赶到,问萧清是否有驾照并拜托萧清,告诉警察说是你开车、不是我,这样最多就是罚款,一切罚款由他承担。书澈解释说因为他驾照前不久被吊销,还没来得及去缴纳罚款和申请复照,一旦被警察发现他无照驾驶,罪加一等,恐怕就不是罚款的简单处罚了,搞不好被诉上庭乃至入监。两人正掰扯,美国警察赶到,万万没想到——警察大叔操一口东北话,说:我听到了你们的对话,这位大哥,我现在以超速、无照驾驶、诱使他人顶包三项罪名对你提出指控、予以逮捕;这位大姐,你有义务向警方提供证词。说完掏出手枪对准书澈。书澈、萧清和车被一起拉回警局,笔录期间,萧清竭力替书澈开脱,向警方说明他因为女友住院心急如焚,并非故意,但她不得不以证人身份提供证词,证明书澈诱使她顶包未遂。萧清被释放,警方正对书澈和接到通知赶来的律师宣布拘留,书澈对缪盈的担忧和对萧清的愤怒积蓄到满格。面对巨额保释金,萧清深感内疚,书澈律师对她充满敌意,但最让萧清犯怵的,还是如何面对病床上的缪盈。萧清开着书澈的车,拉着自己和缪盈的行李到医院,书澈律师先她一步赶到,对刚做完阑尾切除手术的缪盈狠狠告了她一状。萧清向缪盈道歉,律师把保释金的黑锅扣到萧清头上。冲进病房的成然对萧清一见钟情,顷刻站到了敌对势力阵营,各种替萧清辩护,各种维护姑娘。忽然一个胖姑娘闯进,辣椒喷雾伺候,成然当场捐躯!姑娘自称是成然合法妻子。萧清来到租处,与室友见面,被刻薄的凯瑟琳约法三章。康律师第一时间给成伟汇报书澈案情。

第3集

胖姑娘名叫绿卡,拜见成伟时自称儿媳,成伟对这个莫名其妙的儿媳横眉冷对,问你和成然什么时候结的婚?绿卡拿出婚姻证明,白纸黑字,美利坚合众国承认,不容置疑。成伟没客气:你是看上我家产了吧?绿卡报以呵呵:公公您想多了,你家有的,我家都有;你家没有的,我家还有。成伟杀到成然病房,儿子一见老爸,双膝着地长跪不起,解释自己是商婚!女方为获得绿卡,支付酬金假结婚。成伟百思不解:一个商业巨子的富二代,为商婚就把自己卖了?成然委屈哭诉:都是父亲经济制裁惹的祸。确保环境安全、无人打扰,成伟换上一张没用过的新手机卡,给国内打了一个电话,对方是书澈父亲书望。书望告诉成伟:妻子已经启程飞往美国,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我要确保让我儿子不留案底、没有污点!成伟保证一切包在自己身上。书望提醒成伟:绝对不能让书澈知道两人关系密切,尤其是事业合作,一旦书澈发现父辈利益早已捆绑在一起,他会拒绝他们安排的一切事情。打完电话,成伟取出电话卡,冲下马桶,确保他和书望的联系不留下一丝痕迹。缪盈和书澈终于相见,书澈见到成伟,成伟委婉地提议书澈和父母联系,寻求帮助,书澈拒绝。成伟联系书望,汇报书澈案情。成伟示意属下向书澈案警察行贿,未果,康成功却带来一个突破性进展。

第4集

康律师带来一个突破性进展:有人听公路巡警自己说中文水平并不高,不确定自己在现场完全听懂了两人的谈话。并表示萧清是左右法官判决的关键点,暗示成伟找萧清翻供。成伟派汪特助找到萧清,希望她能在法庭翻供,承诺为萧清缴清三年学费,被萧清拒绝。成伟无奈,又让缪盈出面找萧清帮忙,萧清出于人情答应。康律师和书澈缪盈讨论庭审情况,告诉书澈,萧清已经答应翻供,并会以由于英文程度不够好,没听懂警察问题为解释。离开律所后,书澈向缪盈说出他多年的心结:六年前,他无照驾驶撞了一个女生,车祸现场惨烈,司机让他赶紧离开,父母为保全书澈,让司机帮他顶罪,并做好一切善后工作。当书澈对这种行为提出质疑时,书望告诉他:常人犯错,损失的是自由和钱;但如果你不是一个常人,除了自由和钱,还会损失一样常人没有的东西——名望。自由和钱受损,毁不了一个人;但名望受损,会输掉整个人生。书澈希望和萧清谈谈,在快要到萧清家的时候,正好撞见汪特助把一个信封交给萧清,汪特助走后,萧清从信封中拿出一把车钥匙,并打开了面前的车,书澈终于明白,这辆车是萧清答应翻供的报酬。他取消了和萧清谈话的约定,在心里留下了深深的芥蒂。萧清想把车还给汪特助,告诉他自己答应翻供是因为人情而并非物质报酬。汪特助怕萧清反悔,希望她如果坚持要还,也等到庭审宣判后再说,萧清坚持当天归还,并智取汪特助下落,正在陪成伟、成然招待客户的汪特助无奈下躲进洗手间,让保安将萧清请出餐厅。这一幕被成然看到,跟着萧清出来搭话,无奈之下萧清托成然将车交还汪特助。

第5集

康律师再次和缪盈书澈坐在一起,进行开庭前的最后演习,书澈的思绪又飘到六年前车祸的民事调解庭现场,缪盈看出他心不在焉。在离开律所后,缪盈询问书澈原因,书澈告诉缪盈他在车祸之后的每年假期,都会去那个被撞女孩的家附近转,一直到她出嫁那天。她嫁给了一个聋哑人,脸上挂着所有婚礼上的女孩都有的幸福笑容,书澈认为如果不是自己犯错,她会比现在更开心更幸福。缪盈开解书澈,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但书澈认为,人心中关于对错的定义永远在那里。“怎么做是对?怎么做是应该?”书澈问出这样的问题,缪盈认为这两个是一回事,应该做的就是对的。但书澈却说这两件事往往是南辕北辙,该做的不一定对,对的未必该做。法庭上,康律师据理力争,在萧清作为证人出庭,将要说出修改过的供词之际被书澈打断。书澈在法庭上主动认罪,说自己一直认为“应该做”的是减轻和否认过错,保全利益和名誉,他表示感谢警官听懂了他说的话,终止他妨碍司法公正的非法意图和行为;也庆幸萧清拒绝了他顶包的请求,他终于在经历这些后有了自己的答案:他选择做对的事,并为之前的怯懦和逃避感到抱歉。书澈的自我剖白得到了法官的欣赏,得到了在认罪情况下最好的宣判。成伟向书望汇报了书澈案的宣判结果及项目进展。书澈带缪盈来到海滩,让她挖出时间胶囊,里面写满了这些年来他对缪盈的爱与思念,缪盈感动之际,书澈向她求婚。缪盈带书澈回家见成伟,成伟夸赞书澈的独立精神,并询问他毕业后的打算,书澈想要再读一个法学院的研究生,寻找除了成功之外的人生意义。席间,缪盈说起书澈的研发项目,成伟表示很感兴趣,希望可以投资,但书澈为了不给父亲带来风险,拒绝了成伟的提议。书澈宣布了自己和缪盈两人要结婚的决定,成伟态度非常暧昧。

第6集

缪盈察觉成伟态度暧昧,在书澈走后找成伟谈心。成伟表示希望他们晚两年结婚但却不能说出真实原因。萧清在学校见到书澈,书澈言语间满是讽刺,告诉萧清自己看到汪特助送车给她,萧清有口说不清,满腹委屈。萧清火急火燎地问成然是否把车还给汪特助了,百般逼问下成然终于说出他拿这辆车去还了赌债,萧清愤然离开。绿卡爸妈要来访成伟家,来的前一天成伟探底成然的决心,成然表示态度坚决。第二天,绿卡父母来访,送豪车给成然为见面礼,成然态度又开始左右摇摆,谈话无果。

第7集

成伟决定限制成然在公司的便利权益。书澈妈突然通知书澈要来旧金山,书澈缪盈两人准备安排双方家长见面,化阻拦为成全。萧清多日联系不上父母,转而联系小姨,得知母亲一周前车祸住院,还在ICU,至今未醒,萧清表示自己要回去照顾母亲,而小姨说现在正是用钱之时,需要避免不必要的花销,希望萧清安心念书。书澈问母亲这次来的目的,误以为母亲是要来阻止他俩结婚,书澈妈却意外的说自己不反对他们两人结婚,于是缪盈提议书澈妈与成伟见面。萧清找安德森教授询问申请休学程序,告诉他家里发生的事情,但安德森教授希望萧清再慎重考虑休学的决定。书澈妈搬出大师算命,以今年不适合结婚为由,希望书澈推迟结婚,被书澈反驳并询问希望推迟的真实原因,书澈妈一时语结。晚饭时,书澈妈透露书望出轨,但并未说出细节。书澈安顿好母亲后,联系缪盈,希望她能抽空陪陪情绪不太稳定的妈妈,缪盈答应。萧清决定回国。

第8集

答应了书澈请求的缪盈,来到书澈妈住的酒店之后,她惊讶地发现自己的父亲成伟正与书澈妈在一起。在房中,书澈妈交代成伟要解决丈夫的小三,不然很危险。同时,两人商量如何能够让书澈和缪盈不在当下结婚,成伟想出一个办法:在必要的时候,他会告诉缪盈原因,而以缪盈的性格,一定会有所犹豫。成然来到萧清的家,发现萧清正在收拾行李。萧清告诉成然,因为母亲出事了,所以她要回去照顾母亲。成然想用钱帮助萧清,萧清拒绝。另一边书澈告诉了缪盈,因为自己的父亲出轨,所以母亲最近的情绪很不好。缪盈想着今天见到书妈和成伟见面以及书澈说到书澈爸出轨,又想到之前成伟极力反对自己与书澈现在结婚,总觉得这三者有什么关系,或者父亲隐瞒了什么。所以在第二天书澈带书澈妈来到缪盈的家里与成伟见面时,一直在观察书澈妈和成伟。书澈则是乘此机会再次向两位长辈表示近期两人将会注册结婚,希望得到祝福,成伟和书澈妈犹豫地接受。安德森教授来到萧清家,告诉萧清应该得到父母的同意再准备回国,不要一意孤行。萧清接到父亲的视频电话,何晏告诉萧清,萧云现在已经脱离了危险,而且已经醒来了。

TOP